让水价涨得明白

2018-09-06 22:43

其次,水价上调是否能够促使人们节约用水,与价格调整的幅度有着直接的相关性。调整幅度不大,节约作用不明显;调整幅度过大,有悖于政府提供公共品的性质,会遭到人们的普遍反对。而从这些年来水价上涨对催生人们的节水效果来看,亦不明显。这是因为,对于机关事业单位而言,其用水花费都由国家财政负担,提高水价不太可能促使他们主动节水。对于普通居民生活用水来说,作为一种缺乏弹性的物品,基本的生活用水是必须保证的,不会因为价格提高就不用水了。对于富人而言,水的价格在他可支配的收入中占比非常低,水价提高后,能否改变其用水习惯,从而节约用水也很难说。其实,人们节约用水,主要还是基于一种节约的意识和习惯,价格因素即使存在,也不占主导作用。

但另一方面,上调水价又必须慎重。首先是时机问题。目前正处于经济回升但基础尚不稳固的阶段,上调水价一方面对人们的收入有影响,按照一些专家的说法,水价应该占到个人月收入的2%到3%,危机时期人们的收入普遍有所降低,特别对穷人来说,水价提高到这个程度,影响肯定是存在的;另一方面,作为一种基础产品,通过价格传导机制,可能会拉升其他产品的价格,从而对通胀的发生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这同样不利于当前的经济复苏。

据悉,最近两个月以来,包括上海、天津、沈阳、广州、南京等多个大中城市都已经举行了水价上调的听证会。其他城市则正处于准备阶段。一些专家也在鼓噪上调水价,而舆论对此则持反对态度。就目前的水价构成来说,存在着不合理的地方,不合理主要表现为水价偏低,没有反映水资源的稀缺程度和水环境治理成本,从而导致现实中水资源浪费相当严重、水污染得不到有效治理。从这一角度看,的确有必要运用价格杠杆,让人们节约用水。

此外,上调水价还应考虑如何补贴低收入人群。城市公用事业本身具有的公共性、公益性,决定了政府对公用事业负有不可推卸的公共责任。政府在对诸如城市用水这样的公共品提价时,应坚持公用事业价格政策的基本取向,亦即既要考虑公用事业产品和服务的价值体现,又要考虑公众的基本需求及收入分配的政策要求,对因此受损的低收入阶层必须进行补贴。补贴的幅度多大、范围多广,要有周密权衡。

再次,水价要涨得让人们服气,就一定要公开水务企业的成本。正是基于水的上述两个特性,政府才赋予自来水行业以垄断。垄断本身就表明自来水行业可能存在一定的政策性亏损在内。但现在的问题是,也是因为垄断,企业可能把管理不善等各种非价格的因素而导致的亏损算在价格身上,让民众为其买单。所以,一定要搞清楚上调水价是因为水务企业的政策性亏损还是其他原因造成的亏损。这就需要水务部门和政府部门给出一个明确的成本概念,增加成本透明度,让水价涨得明白。由于没有有关报道,我们不清楚上述已开听证会准备涨价的城市,在听证会上是否也公开了水务企业的成本。倘若没有,而一味要求涨价,就非常不合理。而从实际来看,这些年国家投入给水利的资金并不少,但很多都被挪作他用或者被高额的管理成本消耗掉了。

上述分析告诉我们,上调水价需要考虑周全些。但一味上涨肯定不是办法,正如人们所质疑的,涨到何时为止?特别是水价涨了而问题依旧,人们更有理由怀疑涨价的正当性。现在之所以动不动就祭起涨价的大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比起其他的节水措施,涨价对企业和相关部门来说操作起来更方便,更能为其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